您现在的位置:2020年香港本港台开码 > 校园动态 > 通知公告 > 正文内容

2000年前的疏勒城血战:孤城抵挡匈奴大军,仅13人生还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7-03 浏览次数: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14日电题:2000年前的疏勒城血战:孤城抵挡匈奴大军,仅13人生还作者宋宇晟“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句被载入《汉书》的名言,至今仍是很多人对昔日汉朝的印象。

   但历史真如大家想象的那样吗?最近入选“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给出了答案。 资料图:2018年8月4日拍摄的位于新疆奇台县江布拉克景区内的石城子遗址(无人机照片)。

   新华社发(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图片来源:新华网1虽然被称为2019年度的“考古新发现”,但其实从2014年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系统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 而它最初的发现时间则更早。 此前的发掘简报显示,1972年,该遗址已被发现。 在被发现近50年后,又经过长达6年的发掘,考古工作者基本确定:位于新疆奇台县境内的石城子遗址就是东汉耿恭驻守的“疏勒城”旧址。

   据当地媒体报道,城内发掘出土大量兵器、铠甲上的铁片,城中出土的物品均有鲜明的汉代特征。

   其中,城址依山形水势而建,北、西面筑墙,东、南以深涧为屏障,地形险峻,易守难攻。 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图片来源:新华网2耿恭是谁?当年的疏勒城又发生过怎样的战斗?故事还要从东汉明帝永平年间说起。

   自张骞通西域后,中原与西域联系日益密切。 汉宣帝时,始设西域都护,为西域最高军政长官。 但由于西汉末到东汉初期中原战乱不断,匈奴乘机再次统治西域。

   直到东汉明帝时,朝廷开始再次着手经营西域。 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冬,出身名将世家的耿恭随远征军出塞。 这时,中原刚刚恢复与西域中断了几十年的关系。 东汉朝廷同时也在塞外恢复了西域都护、戊己校尉等官,并派军队屯驻。 其中,西域都护陈睦驻乌垒(今轮台地区),己校尉关宠驻柳中(今吐鲁番鲁克沁),而戊校尉就是耿恭,屯金满城(今吉木萨尔地区)。 可是好景不长,永平十八年(公元75年),汉明帝去世、章帝即位。 就在这个当口,北匈奴出兵了,同时还挑动西域的龟兹、焉耆两国反叛。 资料图:2016年遗址开掘现场。 李海涛摄3一时间,驻守西域的汉军处境危急。 这一年三月,匈奴两万骑兵出击车师。 耿恭派遣部将率三百人前往解救,结果全军覆没。

   此时匈奴骑兵已直指耿恭屯驻的金满城。

   耿恭只好据守孤城。 好在他手中还掌握着能克制敌人的武器。

   在今天人们看来,这应该是一种剪头浸有毒药的强力弩。

   在《后汉书》中,这种神秘武器被匈奴人称为“汉家神箭”。

   史载,匈奴攻城时恰逢暴风雨,耿恭所率士兵以强弩“随雨击之”,匈奴军队大量伤亡,金满城才暂时解围。

   由于汉明帝去世,“国丧”之时,朝廷未能及时向西域派出救援部队,此时的耿恭虽然暂时击退匈奴,但仍孤立无援。 他知道,匈奴不会就此罢休,一定会卷土重来。 于是在这年五月,耿恭放弃金满城,转移到不远处的疏勒城。

   这里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石城子遗址。 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全景(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中国文物报社供图图片来源:新华网4疏勒城傍临深涧,一方面邻近水源可保证军队补给,另一方面也可以地势、防御工事等抵御匈奴骑兵。 果然,当年七月,匈奴再次围城。

   这次敌人采取了围而不打的战术,截断疏勒城水源,企图以此逼迫汉军投降。 不得以,被围困在疏勒城中的士兵只好打井取水。

   可向下挖了十五丈仍不见有水。

   城中军民渴乏至极,以致不得不“笮马粪汁而饮之”。 面对枯井,耿恭能做的唯有虔诚地祈祷奇迹出现。

   结果枯井中竟然真的涌出了泉水。

   耿恭令士兵提水登城,在城墙上扬水向围城的匈奴部队示威。

   匈奴人这才发现截断水源这招没能奏效。

   水的问题解决了,但城中军民的食物仍然紧缺。

   虽然曾得到当地部族的支持,但在坚守数月后,城中食物完全不够,守城将士已经开始将生牛皮制成的铠甲与弓弩煮了充饥。

   面对匈奴人的劝降,耿恭依旧不为所动,继续抵抗。

   资料图:出土的骨镞。 奇台县文物局供图5此时的耿恭只好固守待援。 另一边,刚刚即位的汉章帝正面临一个选择题——是否发兵救援远在千里之外东汉守军。

   朝堂之上,大臣们分成了两派——一方主张不救,另一方则力主派兵。 不救的理由可以有很多,比如路途遥远,又比如劳师远征胜负难料,甚至远在西域的守军可能等不到援军就已被匈奴击败,此外朝廷还要考虑出兵的各种负担。

   但司徒鲍昱据理力争,他认为,朝廷派兵镇守西域,如果因为形势危急就弃之不顾,“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

   日后倘若敌人再次进犯,朝廷还能派谁征战?这番话最终说服了皇帝。 章帝建初元年(公元76年)正月,援军出征。

   虽然大军首战告捷,可随即听闻驻守柳中的关宠已经覆没。 领兵的将军王蒙觉得,固守疏勒城的耿恭更是凶多吉少。 况且路远天寒,诸将也都不愿再前进了。 此时,去年秋天被耿恭派出到敦煌领取冬装的范羌,正在王蒙军中。

   他本想跟随援军一起解救疏勒城守军,却听说援军已准备撤退。 范羌坚信,耿恭一定还在城中等待援军,他极力恳求不要放弃救援。 王蒙拗不过他,拨了两千人给范羌,命他领军前往疏勒城救援。 资料图:新疆石城子遗址出土的瓦当(2020年4月8日摄)。 新华社发(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图片来源:新华网6范羌带领士兵沿天山北坡行进。

   时值冬季,天降大雪,雪深丈余,士兵们放弃辎重,徒步向疏勒城进发。 这天夜里,疏勒城守军发现有军队逼近。

   最初大家以为是匈奴来袭,全城戒备。

   这时却听到远处有人大喊,“我是范羌,朝廷的援兵到了!”城中守军打开城门,高呼万岁,两支部队相拥而泣。 此时,耿恭所部仅余26人。 第二天,耿恭率部东归。

   途中除了要抵御饥饿寒冷之外,还要抵御小股敌军袭扰。 期间,不断有士兵牺牲。

   建初元年(公元76年)三月,东归部队到达玉门关。 曾坚守疏勒城的那26位勇士,此时只剩下了13人。 《后汉书》载,他们到达玉门关的时候,“衣屦穿决,形容枯槁”。

   在玉门关,中郎将郑重亲自为耿恭及其部众“洗沐易衣冠”,并上书朝廷称赞“恭之节义,古今未有”。 这13人中,史书留名的有4人:耿恭、范羌、石修、张封。

   (完)参考资料:1[南朝宋]范晔:《后汉书》,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版。

   2杨镰:《丝绸之路的地标——疏勒城》,《文史知识》2015年第8期。 3戴良佐:《新疆奇台石城子遗址汉疏勒城今地之争》,《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5年第4期。

   4黎尚诚:《开拓西域的班超》,《文史知识》1983年第12期。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