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2020年香港本港台开码 > 学科站点 > 政治 > 正文内容

沿着父亲的航迹放飞梦想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1-22 浏览次数:

  
 

   ■夏澎来到空降兵部队,新毕业干部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高空跳伞。 由于从小听惯了父亲陈正辉高空飞行的经历,陈宇环对于跳伞并不恐惧。

  
 

   那是勇敢者挑战的蓝天,也是她向往已久的蓝天。

  
 

   “闺女,跳伞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明天我和你妈去看你。 ”跳伞日前夕,陈正辉在电话中再三叮嘱安全事项,显得比陈宇环还紧张。

  
 

   听闻父母打算到着陆场去,陈宇环连忙制止:“你们去,反而让我分心。 ”2019年10月21日,这是让陈宇环终生难忘的日子。 这一天,既是陈宇环的首个跳伞日,也是她23岁的生日。 那天,陈宇环背着伞包和战友一同登上飞机。

  
 

   谁承想,飞机起飞后,一种令人窒息的紧张感瞬间袭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为了活跃氛围,投放教员带领大家唱起《生日快乐歌》,这让陈宇环感到既意外又惊喜。 “好好跳,下去以后我们再给你过生日!”投放教员一边说,一边朝陈宇环竖起大拇指。 “没问题,看我的!”陈宇环给教员回了一个大拇指。 飞机很快到达预定着陆场,机门打开,随着跳伞信号响起,陈宇环紧随战友勇敢跃出机舱。 天空是那么蓝,那么美,原来这就是父亲一直热爱的蓝天。

  
 

   一陈宇环的父亲陈正辉是空降兵部队的一名飞行员。 多年来,陈正辉飞行任务繁重,父女俩聚少离多。

  
 

   小时候,“父亲”这个概念在陈宇环脑海里是模糊的。

  
 

   一次,陈正辉休假到家,满怀欣喜地跑过去抱住陈宇环。

  
 

   陈宇环看了父亲一眼,哭着要从陈正辉的怀里挣脱。 陈正辉一脸无奈,只好将陈宇环放下。 陈宇环上小学后,陈正辉回家的次数比前些年多了一些。 每次回家,陈正辉都会带陈宇环看电影。 父女俩爱看《精武门》《霍元甲》,影片中的英雄让陈宇环崇拜得五体投地。

  
 

   “爸爸,我长大了也要当英雄。 ”陈正辉轻轻抚摸着陈宇环的小脑袋,脸上露出笑容。

  
 

   在陈正辉服役的机场周边,有一条大水沟,夏天会有很多小龙虾。 一到下雨天,小龙虾还会顺着水沟往上爬。

  
 

   雨后,陈宇环会第一时间提着她的小红桶,拉着陈正辉去抓小龙虾。

  
 

   一次,陈宇环看着父亲抓不过瘾,非要自己亲自抓,却被小龙虾夹住了手指。

  
 

   她一着急,摔了个屁股蹲儿,疼得直哭,回去后还到母亲那里“告状”:“都怪爸爸没看好我,让小龙虾咬到我了”,陈正辉见状哭笑不得。

  
 

   最令陈宇环兴奋的是,跟着父亲陈正辉去看飞机。 那次,陈正辉把陈宇环带到停机坪,不到10岁的陈宇环看到飞机后高兴地尖叫了起来。

  
 

   “一颗当军人的种子就是从那时埋下的。 ”陈宇环笑着说。

  
 

   直到15岁以后,陈正辉才慢慢地告诉陈宇环,飞行员是一项高风险的职业,并跟她讲述自己在飞行中遇到的各类特情。 她觉得父亲是那样的伟大,她也想走进他的世界,了解那个世界。

  
 

   二2016年9月,陈宇环考入军校。

  
 

   新训中,高强度的训练让她感到“度日如年”。 一次,陈正辉打电话过来,刚开口问了一句“累不累”,电话这头的陈宇环就忍不住大哭起来。

  
 

   “闺女,一定要坚持住,军人就要学会吃苦,现在不吃苦,以后你会吃更多的苦。 ”陈正辉连忙安慰。 陈宇环坚信父亲说的话,因为她知道,相比父亲驾驶战鹰,自己眼前的这点苦根本不算什么。

  
 

   在新训后期的一次拉练中,陈宇环因身体不适发烧,作为班长的她死活不肯上救护车,硬着头皮走完了全程,到达终点时嘴唇都变紫了。 “爸,这次拉练我全程没有掉队,闺女没给你丢人!”事后,跟父亲打电话汇报时,陈宇环言语中充满骄傲和自豪,丝毫不提生病的事情。

  
 

   时光飞逝,3年的军校生活转眼间结束。 毕业后,陈宇环幸运地分到了父亲所在的空降兵部队,虽然不在同一个旅,但至少她离父亲更近了。

  
 

   下部队前,陈宇环利用短暂的假期到部队看望父亲。 这一次,陈正辉跟她聊起了职业规划,也聊起了军旅感悟。

  
 

   “闺女,既然当了空降兵,以后要准备好迎接风险。

  
 

   ”陈正辉意味深长地说。

  
 

   “不就是跳个伞,能有多危险?”陈宇环很不解。 “跳伞只是一个方面,就拿你老爹来说,每次升空执行任务,能够安全着陆就是最大的幸福了……”陈正辉的话,陈宇环似懂非懂,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理解其中的深意。 三那天安全着陆后,陈宇环背着伞包返回时,隐隐约约看见远方两个熟悉的背影,是父亲和母亲。

  
 

   还没等她走近,两人已不见踪影。 现场保障人员告诉陈宇环,她的父母很早就来到着陆场,还骄傲地告诉大家“23架次第4名就是我们的女儿”。

  
 

   可陈正辉怕陈宇环分心,看到陈宇环安全着陆后,便悄悄离开了。 跳伞结束后,陈正辉一本正经地打电话问陈宇环:“闺女,今天跳伞顺不顺利啊?有没有受伤啊?今天是你的生日,爸爸妈妈祝你生日快乐。

  
 

   ”“挺好的,一切顺利,晚上大家还给我过了生日。

  
 

   ”此时,陈宇环的泪水早已在眼眶里打转。 第二次跳伞中,由于空中气流不稳,陈宇环和一名战友差点发生两伞相插的险情,看到对面的战友迎面而来,她先是心里一紧,想到父亲经常跟她说的遇到任何事情要沉着冷静,她立刻回想特情处置方法,果断拉下右棒,最终两具伞“擦肩而过”,有惊无险。 “跳伞如此,那飞行呢?”经历了这次跳伞特情,陈宇环似乎更加理解了父亲的不易。

  
 

   那些曾经被父亲“轻描淡写”地讲出来的飞行特情,真正的情况该有多紧急、多危险。 经历过临空一跃的兴奋,也经历过惊心动魄的险情,陈宇环终于理解了父亲,也懂得了一名军人应当肩负的使命和责任。 她将继续沿着父亲的航迹放飞梦想,做一朵祖国蓝天上美丽的伞花。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